奧斯卡提名影片背后,居然還有這一股中國力量!

時間:2020.01.15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kino


1905電影網專稿 第92屆奧斯卡提名名單在1月13日晚新鮮出爐。


雖然這是屬于好萊塢一年一度的集體狂歡,看似是好萊塢電影公司收獲名譽與利益的果實,不少入圍影片的背后其實也有來自中國的力量。

 

《1917》拿下金球獎最佳劇情片和最佳導演后,勢頭大漲,入圍奧斯卡10項提名,出品方是斯皮爾伯格的安培林影業,而阿里影業早已是這家公司的投資入股方。


同樣獲得10項提名的《好萊塢往事》以及入圍最佳音響效果的《星際探索》的聯合出品方是博納影業。


博納影業是《好萊塢往事》的聯合出品方


騰訊影業與索尼哥倫比亞影業合作《鄰里的美好的一天》,該片也成功獲得最佳男配角提名,有望在今年引進內地。



盡管《別告訴她》沒有入圍奧斯卡,但該片在北美頒獎季過關斬將,也收獲了金球獎音樂/喜劇片最佳女主角。影片主要由A24出品發行,光延時代等國內制片公司也參與其中。



隨著中國電影行業的日益壯大,經濟實力和文化自信的不斷提升,中國電影正以幕后推手的關鍵角色持續進軍好萊塢。那么,中國資本與好萊塢的合作模式是什么樣的?未來還會有什么發展新趨勢呢?


中國資本“出海”進入2.0時代

 

2015年和2016年是中國資本“出海”的高峰期,很多國內電影公司以收購、并購、單片投資等短期投機行為進入好萊塢。直到2017年,外匯管制加強,這場浪潮才逐漸褪去熱度。

 

萬達影業在2016年以35億美元高價收購傳奇影業,《魔獸》《長城》《環太平洋》和《哥斯拉》系列都有萬達出品的身影,但這些電影全球票房接連失利,萬達只能為自己的“海外爆買”行為買單。



完美世界以5億美元與環球影業簽訂5年合作協議,與環球影業分享至少50部影片的全球票房分賬和衍生收益,看似意氣風發,其實是“大撒幣”,缺失話語權的投資行為。


完美世界影視聯合出品《霹靂嬌娃》

 

中國資本進入2.0時代的標志,是國內電影公司對好萊塢電影項目開始有更多主投權和主控權,阿里影業首先帶來了成功案例。

 

阿里入股安培林影業后合作打造的《一條狗的使命》系列在國內票房口碑雙豐收,深度參與制作的《綠皮書》一舉奪下奧斯卡最佳影片等三項大獎,之后迅速在國內定檔上映,憑借阿里強大的平臺優勢和宣發資源,雙管齊下,最終拿下4.78億票房,同時也提振了阿里的股價。


阿里影業曾成功投資出品《綠皮書》

 

目前,《1917》的國內版權也在阿里影業手中,如果《1917》斬獲奧斯卡最佳影片,將有望繼續復制《綠皮書》的成功模式,在國內電影市場一路高歌猛進。


《1917》有望引進中國內地

 

2015年,博納在投資發行《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后,通過對TSG娛樂的投資拿到20世紀福斯6部商業大片的投資份額以及同比例全球票房分賬。《火星救援》是其中最大的盈利項目,在全球電影市場豪取6億多美元,還提名了多項奧斯卡。


博納影業參與《火星救援》全球票房分賬

 

博納影業并不想把雞蛋全都放在一個籃子里,開始從以往對好萊塢的單片投資轉向更加全面,更具深度的戰略合作模式,具體措施包括與全球最大的娛樂體育經紀公司CAA成立1.5億美元,用于電影投資的海外基金;與索尼哥倫比亞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決戰中途島》是博納與CAA共同完成的一個項目

 

2019年上映的《決戰中途島》便是博納與CAA共同完成的一個項目,也是中國資本第一部主投主控的好萊塢大片。不過,該片投資超過1億美元,全球票房僅收1.2億美元。而博納參與的最后一部福斯影片《星際探索》全球票房也只有1.27億美元,兩部影片都回本無望。


《星際探索》全球票房也只有1.27億美元


相反,博納與索尼合作的《好萊塢往事》投資9千萬美元,累計票房高達3.7億美元,成為導演昆汀最賣座影片。


《好萊塢往事》投資9千萬美元,累計票房高達3.7億美元


博納正是通過分散投資以及與好萊塢公司共負盈虧的方式減少了投資風險。


接下來,博納還將與索尼合作推出由范·迪賽爾主演的超級英雄大片《喋血戰士》,博納進軍好萊塢的深度和廣度正在持續擴大。


《喋血戰士》

 

騰訊影業從2016年聯合出品《魔獸》后,逐步在好萊塢進行戰略布局,連續參與《神奇女俠》《頭號玩家》《毒液》、等片,2019年也一口氣出品了《大黃蜂》《黑衣人:全球追緝》《終結者:黑暗命運》三部好萊塢大片。


《終結者:黑暗命運》是騰訊影業與美國天空之舞制作公司的合作項目


《終結者:黑暗命運》是騰訊影業與美國天空之舞制作公司的合作項目,也是雙方重啟《終結者》三部曲的第一部。騰訊通過入股天空之舞,在投資大片、IP改編、營銷發行等多向領域與其進行深度捆綁,利益共享。


未來,騰訊還將投資出品阿湯哥的《壯志凌云2:獨行俠》和熱門游戲改編大作《怪物獵人》,騰訊影業副總裁陳洪偉就曾表示,他們的目標就是要“做好萊塢的中國合伙人”。



進軍好萊塢關鍵要靠內容把控

 

內容即是王道。

 

國內電影公司在與好萊塢的合作中主動選擇項目的機會越來越多,但參與的很多電影都是好萊塢工業流水線的作品,比如前文提及的《黑衣人:全球追緝》和《終結者:黑暗命運》,口碑質量都不理想。



復星在成為好萊塢制片公司Studio 8的第一大股東后,邁入好萊塢的第一部是投資制作《比利·林恩》,2019年也聯合出品了《雙子殺手》,復星連續押寶李安和電影新技術,但兩部影片投資回報率都不佳。


復星連續押寶李安和電影新技術


阿里決定入股安培林就是看重它能夠講述好故事的能力,阿里影業總裁張蔚就曾透露,因為綠燈委員會意見一致,他們才決定投資《綠皮書》。

 

綠燈委員會是好萊塢電影公司高層的決策模式,由決策小組決定什么影片最終可以投拍。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也曾呼吁,電影投資方一定要建立專業的綠燈委員會,一要投資謹慎,二是“一定要看劇本!”


阿里影業總裁張蔚就曾透露,因為綠燈委員會意見一致,他們才決定投資《綠皮書》


精準選擇擁有好內容的項目是中國資本進軍好萊塢從被動轉向主動的突破口。同時,在項目內容的開發上,結合中國元素,輸出中國故事也是很多中國資本正在努力、探索的方向。

 

華人文化旗下的引力影視與華納兄弟合拍怪獸片《巨齒鯊》,中方投資占比一半,引力影視全程參與制作,成為史上票房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美國夢工場與東方夢工廠聯合制作的《雪人奇緣》,角色、場景等都基于中國本土特色,中方在故事開發上也擁有很大的話語權。


《雪人奇緣》中的角色、場景都基于中國本土特色


不過目前,中國資本參投的好萊塢項目在制作環節,如拍攝、后期定剪等還是由好萊塢團隊來決定,中方指揮空間普遍受限,反而是在營銷領域,特別是在國內市場發行方面,才擁有主導地位。

 

中國資本進軍好萊塢帶有互利共贏的目的,好萊塢需要中國資本的幫助,需要中國市場的盈利空間,中方在合作中也有利于提升自我公司品牌的知名度,積累國際制作和發行經驗,擴大國際化的戰略布局。

 

中國資本正處于進軍好萊塢的2.0時代,隨著更多投資合作項目的出現,將會產生更多新的風向,新的可能。


文/kino

久热在线,撸久久在线影院,色撸网站在线视频